弘章小伙伴悠派的口罩保卫战

由于白天事务过多,程岗最终将电话采访的时间定在了晚上9点钟。对近期睡眠很少的程岗来说,这个时间还很早,采访结束之后他要继续跟悠派在美国的工厂沟通业务。
 
悠派科技是弘章生态圈的企业之一。董事长程岗在过去几周,除了抗疫一线的人员,他也许算得上最忙碌的人之一。从四处采购捐赠口罩到自己上马生产线制造口罩,程岗在疫情期间一度忙到日夜不分。在各方推动下,口罩生产线以惊人的速度在悠派工厂迅速落地,初期日产20万只左右,3月初预计可达300万只,届时将大大缓解安徽省乃至其他地区的口罩短缺状况。
 
在这场与病毒赛跑的抢时之战中,所有勇于担当的行为都让人间变得更加光亮、更加值得,程岗和他的悠派是千万光点中的一个。

 

受访 l 程岗,悠派科技董事长
采访 & 整理 l 参加学院
 
2020年1月24日下午6点半,程岗发出了支援抗疫一线的第一条朋友圈:“今天下午,悠派科技紧急向武汉市卫健委捐赠价值五万元的悠派旗下‘福派’品牌成人纸尿裤,捐赠货物从京东商城武汉仓直接调运。”
1月24日正是除夕。从这天起,程岗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他与他的悠派科技深深卷进了这场抗疫战争的“核心地带”——口罩的采购与生产。

口罩并不在悠派原有的业务范围之内,但有着密切的关联。2006年成立的悠派是安徽省最大的卫生用品公司,在宠物清洁用品、成人护理用品等产品领域积累多年,旗下拥有悠派、福派、好命天生等自有品牌,同时为金佰利、尤妮佳、恒安等国内外行业龙头做代工。2015年10月,悠派在新三板挂牌交易,当时被称为“中国资本市场高端尿片出口第一股”。

 

面对此次疫情,深感义不容辞甚至因自己没能早些补上医疗用品生产这块短板而“内疚”的程岗带领团队启动了战时模式。从初期克服各种障碍从国外运回极度短缺的高性能防护口罩,到在政府支持下用一天时间紧急改造了一条老旧口罩生产线组织生产,再到陆续上马新购置的口罩生产线……飞速运转的悠派科技在其所在的芜湖市乃至安徽省的抗疫战争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对悠派自身来说,此次疫情危机也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催化”作用,不仅使公司正式开启了在医疗用品生产领域的新征程,同时也成为了一次历练队伍、凝聚人心的绝佳机会,程岗将之称为“最好的企业文化教育”。

 

01. 惊心动魄的采购之旅

 

是不是从大年三十到现在您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程岗:每天都睡得比较晚,压力比较大。2月1日之前,为买口罩整天非常焦虑、非常着急,忙得不得了,一天到晚打电话,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睡不安宁,我夫人说我魂不守舍。
 
就是为了采购口罩给一线的医护人员吗?
程岗:对。其实我们行动比较早,大年三十下午我们就通过京东商城向武汉市卫健委捐了纸尿裤,当时武汉仓正好有货。大年初一,我们发动了内部捐款,因为过年,手头没留多少现金,当时口罩价格已经在3块钱以上,所以赶紧发动大家,员工和股东都很积极,国内300多名员工里有270多人参与了捐款,筹到了20万多元,在广州抢到9万只口罩捐给了医院。
 
悠派在美国和日本都设有子公司,当地团队分别紧急采购了1万只和2万只高等级防护口罩。不过因受出口禁令的影响,到现在美国采购的口罩也还没全部拿到。我们把拿到的那部分口罩从美国千方百计地“人肉”带了回来,当时甚至托人找到了一架私人飞机,把口罩帮着运到乌鲁木齐,芜湖市政府派人与特警去当地接货。
 
整个过程真的是惊心动魄,以后有时间甚至可以拍部电影、写部小说。
 
为什么会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程岗:当时高等级防护口罩在各大医院都非常紧缺,芜湖市政府领导都非常关心这批物资。记得有一天傍晚,市里一位领导打电话跟我说,定点医院的高等级防护口罩已经不到几十个了,情况非常紧急。后来还是出现了断货,医生护士就戴2~3层普通口罩,但防护效果要差一些,也影响呼吸和健康。省里其他口罩采购渠道能买到的大多是普通医用口罩,因此悠派的海外渠道必须优先考虑高等级防护口罩。
 
除美国之外,我们在日本采购了2万只医院专用口罩。其中1万只用EMS发了十几天才发回来,大量中国人在日本买口罩往国内发,邮局通道严重堵塞。但市里面一直催得很紧,还出现了芜湖市各大医院都没有口罩的情况。安徽省统筹分配的口罩每天100万只,人口300万的芜湖市每天只能分到5万只,而且还只是防尘口罩。因为实在来不及,我们在日本的负责人冒着坐飞机被感染的风险,买了福冈到上海的往返机票,亲自把另外1万只口罩送回了中国。
 
2月1日,我们联系到了供应商3M公司,他们在上海有工厂生产口罩,但口罩分配必须通过上海市经信委。2月2日一大早,我们开车从安徽到了上海,找上海市经信委的相关部门洽谈此事,但口罩是紧缺物资,我们提出了用价值30多万元的医疗车去换1万多元的口罩,仍然没能实现换回口罩。
 

十分沮丧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为什么不自己做呢?我立刻打电话找了芜湖市经信局季学明局长,提出想自己开生产线做口罩,口罩设备15~20天到位,希望政府在资质审批方面给一些支持。市领导听后反馈非常积极,问如果现在给你调一个口罩生产线,你能做吗?我说可以。

 

02. 一天上马口罩生产线

 
悠派有生产口罩的资质与能力吗?
程岗:从条件上来讲,悠派的工厂里有1500平方米刚刚装修好的十万级无尘无菌车间,有达标的微生物检测实验室,生产口罩没有任何问题。从技术上来讲,口罩生产对我们来说算是小儿科,悠派生产成人纸尿裤等产品的设备自动化程度都非常高。从资质上来讲,我们原本就具备生产卫生用品的相关资质,做防尘口罩没有障碍,二类医疗器械产品的资质也能很快拿到。
 
2月2日决定生产口罩之后,芜湖市经信局派出各部门人员到各县区摸底,最终找到了一家仍在生产的口罩厂,设备虽然老了点但还能用。给了对方很高的补偿之后,设备搬到了悠派的工厂,团队花了一天多的时间进行除锈、清洗、升级提速,有些配件没有就自己磨自己做,市里也紧急调用各种资源为生产提供全方位服务。
 
2月3日,第一批口罩生产出来。对外我们说是一次性普通防护口罩,但所有的材质、标准都是比照医用口罩做的,因为我们希望它们能真正发挥作用。芜湖市政府还发起了爱心口罩免费送的活动,我们非常支持,我们按照材料成本将口罩以极低的价格卖给政府,自己贴人工、电费等等,完全没想赚钱的事。
 
后来这件事受到了省政府的关注,省政府提出要把这个模式继续做大,考虑到安徽省的产业结构不够完善,尤其是涉及民生的应急医疗用品是一个短板,希望能借这次机会将口罩、防护服、手术衣等相关医疗用品做起来防患未然,需要我们这种企业发挥积极作用。
 
生产口罩需要较大的固定资产投资,如果疫情很快过去,会不会造成设备的闲置、投入的浪费?
程岗:是的,尽管政府有一些补贴,也不能覆盖成本,肯定是有风险的。不过省政府、市政府及时给我们吃了定心丸,鼓励我们当前优先考虑民生问题。目前,安徽省的口罩缺口一天仍然在1000万只左右,但情况正在逐步改善。预计3月初,我们工厂的口罩日产量能达到300万只。一方面满足安徽以及湖北的对口支援市的需要,另一方面未来也可以支援一些资源更少的内地省份。
 
此外我们也有自己的判断。一方面,国内疫情可能不久就会结束,不过国内外应该都会有补库存的动作,目前海外市场的口罩价格已经非常贵,日本超市甚至已经没有口罩库存,短期内需求仍然比较大。另一方面,我们的口罩生产线属于国内最先进的级别,口罩的品质、外观、造型等方面都有优势,未来转产做防尘口罩也没有问题。预计此次疫情过后,戴口罩会成为一部分人的习惯,口罩市场可能会向高端市场发展,更美观、更贴脸、防护等级更高。
 
听起来悠派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作好了口罩生产的研究和准备,未来口罩将成为悠派一条新的产品线吗?
程岗:其实我们不是今天才开始关注口罩市场的,之前我们就从日本带回过很多样品进行研究,当时看的主要是防雾霾口罩。也正因如此,我这次也感到有些内疚。一是安徽这么大一个省,居然没一个像样的口罩厂,而我们作为安徽省最大的卫生用品公司,没能把短板补起来;二是口罩业务我们去年其实就已经立项,但当时我认为口罩生产工艺太简单,一条生产线只有十几万到四十万元,我们现在的生产线都在两三千万元,感觉过于小儿科,不确定能否能有利润,所以没有推进。
 
这次事件也是悠派进入口罩市场、进入医疗领域的一个契机。在此之前,悠派的产品包括宠物护理、老人护理、女性护理三大块,医疗用品将再一次拓宽我们的产品线,实现相关多元化,提高抗风险能力。
 
 

03. 最好的企业文化教育

这次疫情对悠派的既有业务有哪些影响?
程岗:目前悠派的三个工厂都已经开工了,因为我们把精兵强将都抽调到了口罩生产线,其他产品的生产会受到一定影响,可能会因为耽误其他部分产品的交货导致客户转厂。但口罩涉及生命安全,还是以此为重。
 
从悠派整体业务来看,新的一年宠物市场可能会受经济环境冲击、卫生习惯改变等因素影响,增长有所放缓;针对老人的成人纸尿裤需求不会受影响,疫情期间还有提升;女性护理领域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经济萧条可能会影响车子、房子、奢侈品的销售,但老百姓仍然会去买湿纸巾、洗脸巾等生活用品;医疗用品也仍有一定市场。最近几年悠派一直都保持着50%以上的增长速度,只要经济不出大的问题,今年预计会高于这个增速。
 
悠派2006年就已经创立,此前是否也经历过一些类似的危机或冲击?
程岗:现金流是决定生死的关键。2015年登陆新三板之前,悠派一直靠自有资金发展,一开始为了追求规模作了较大投入,利润也不是十分理想,现金流比较脆弱,在悠派的发展史上有过几次现金流差点枯竭的情况。
 
2008年我们就差一点死掉。当时发生了金融危机,跟我们合作的一家美国宠物用品公司想要绕开中间商直接跟我们合作。我们认为应该在取得中间商的同意之后再直接合作,但美国的客户认为他们作为买方有权决定合作方,最后因为我们没有报价,他们直接把订单转走。这家公司是悠派当时最大的客户,他们转走之后,我们的销售额一下从一个月800多万降到了100万,公司差点关门,还好最后熬了过来。
 
但坚持自己的做事理念长远看还是有好处的。当时日本的中间商是住友,他们因为这件事对悠派非常看重,给了我们很多支持。后来,这家美国的公司被尤妮佳收购了,部分股份又卖给了住友,尤妮佳因此得知了悠派是一个值得合作的客户,2013年开始跟我们正式合作,至今合作得非常好。
 
听起来跟这一次有点类似,2008年的危机后来也给悠派发展提供了新的机会。
程岗:对。我认为不论处于怎样的危机,都要坚持正确的价值观,不能出原则性问题。悠派一直十分重视企业文化的贯彻,我们的价值观不是挂在墙上的,是真正用来考察和选拔员工的。比如,我们的价值观考核实行积分制,类似团结协作、成就客户、追求卓越等行为,都可以获得相应积分。只要长期坚持去做,就会发现一群人的价值观越来越接近。
 
从这次抗疫行动的高效组织,包括员工积极捐款,能感觉到悠派是一个凝聚力很强、氛围向上的组织,这跟公司对价值观的强调和考核应该有关系?
程岗:肯定有关系。举个简单的例子,从企业创立以来至今,我们每个星期一的早上都会升国旗,坚持了十几年。“爱国”这种东西不能整天挂在嘴边,要真正行动,坚持把升旗仪式搞得隆重,员工自然就有了爱国之心。
 
我认为,培养员工爱的能力非常重要。无论是爱国、爱家人、爱自己还是爱企业,有爱才能将产品做好。这跟悠派的产品也有关系,最开始我们有两类核心产品,分别针对宠物和老人,这两类产品都需要注入很多爱。公司制度的前两条就规定,吃狗肉、猫肉的人开除,不孝敬父母、不尊重老人的人开除。
 
此次抗疫行动对组织的氛围和团队的战斗力是不是也产生了正面的影响?
程岗:影响非常积极,比平时培训、教育、搞活动都更有效。团队的凝聚力大大增强,很多员工觉得悠派在疫情面前能够挺身而出,是有担当、有责任、有使命的企业,来自外界的好评又让他们感觉非常骄傲。
 
而且在处理困难和问题的时候,团队最容易获得成长。无论是搞口罩生产,还是组织救灾物资,都是日常工作中难以碰到的新问题、复杂问题。把问题解决好的使命感逼着他们更高效地应对和处理,某种程度上提升了整个团队的战斗力。
 
最近很多员工没日没夜地工作,非常主动地请缨做事,非常可爱、可敬,我到现在都非常感动。可以说,这是最好的企业文化教育
Unifree首页    媒体报道    弘章小伙伴悠派的口罩保卫战